• 端午节小长假期间 6.6万人次畅游安新白洋淀景区 2019-05-18
  • 市房管局权威回应成都精装房热点!39家开发企业已被约谈 ——凤凰网房产成都 2019-05-03
  • 无人机近距离观察野象 差点被击落 2019-05-03
  • 网络智库:从东北“人口危机”看山西人口安全 2019-04-27
  • 老人公园弹琴  人民日报记者带你看空袭一日后的大马士革 2019-04-27
  • 女性之声——全国妇联 2019-04-22
  • 端午小长假龙舟赛成亮点 新疆和硕金沙滩景区游客量剧增 2019-04-17
  • 全国森林特色小镇建设开始申报 2019-04-17
  • 不能证明炒民生合法。传销本来就非法。 2019-04-16
  • 任性海雕同滑翔机模型天空竞速 上演“比翼双飞” 2019-04-15
  • 2018暑假去哪里旅游好?暑假国外旅游最佳去处及景点推荐 2019-04-15
  • 港人的养老金从哪儿来?(看香港) 2019-04-14
  • 娱乐--河北频道--人民网 2019-04-12
  • 天津:互联网+政务服务推进放管服改革走向深入 2019-04-11
  • 为什么截留信马克的帖子?这还有摆事实讲道理存在吗? 2019-04-08
  • 河北20选5预测 > 玄幻小说 > 真武狂龙 > 第八百七十章 大我小我

    河北福彩20造5开奖查询: 第八百七十章 大我小我

      “果然是你这条杂鱼在搅风搅雨!”

      看着锦清等人靠近,吴明面色如常,毫无惊色,仿若早就料到。

      事实上,能让从未见过面的龙圣遗脉长老,如常疾言厉色,动辄出手打杀,也就寥寥几种可能,锦清无疑最具嫌疑,而且有这个能力。

      而在其身旁,赫然还跟着雷横峰、雷风、孙龙云三人,只是腰袢都挂着一枚鱼鳞状玉牌闪烁光芒。

      “吴明,死到临头,你还敢嘴硬?”

      锦清面色微沉,冲为首的七名气息异常庞大的老者欠身一礼道,“此子手段异常歹毒,心胸狭义,时常仗着龙骧印残虐我族同胞,还请诸位族老主持公义,诛除此獠,还我龙族朗朗乾坤?!?br />
      “此言大善!”

      “甚合我意!”

      “如此最好不过!”

      话音方落,便有散名族老颔首同意,只是另外三人没有点头,让三人和锦清同时眉头微皱,齐刷刷看向为首一名头戴紫冠的中年。

      “呵呵,看来困居此地多年,也没有蠢笨到不懂,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的道理!”

      吴明从容不迫,目露嘲弄。

      不难想象,闭塞了无数年的龙境,突然闯来两拨外界人马,而龙圣遗脉又正值资源枯竭期,自然要抓住救命稻草,但谁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还是那救命的稻草,就值得推敲了!

      “年轻人,不要太过张扬!”

      其中一名面色红润,约莫五十岁许的魁梧老者,面露不悦道。

      “大兄!”

      敖鲸上前见礼。

      不难看出,此老正是三部主族大长老敖海,乃是七大主族中最具实权的存在之一,也是龙圣遗脉长老院执掌者之一。

      “不知敖海长老有何见教?”

      吴明不卑不亢,全无之前与敖宽等人相处时的谦逊,甚至显得锋芒毕露,咄咄逼人,全然没把对方放在眼里,亦或者说,没有将锦清等人放在眼里。

      易地而处,换做是他面对同样的境况,也会做出如此选择,但不喜欢就是不喜欢,既然想两面讨好,那总得付出代价,至少要让这帮掌权者知道,事情并非全都掌握在他们手中。

      否则,接下来的事情,必将难以顺利,甚至可能走向极端。

      敖宽等人面色微变,不知吴明为何有这等变化,让他们松口气的是,敖海虽然眼角抽了抽,但却并未当场发作。

      “吴明,你不要仗着龙骧使身份,可以请动龙节令,就如此肆无忌惮,要知道,若诸位长老请出龙圣意志,即便是龙节令,也不会轻易降罪,届时你便会死无葬身之地?!?br />
      锦清咬牙切齿,被无视的滋味实在不好受。

      “哦,那诸位长老倒是请出龙圣意志,好让本王瞻仰先圣天颜,届时正好禀明原委,相信四海龙族诸位帝君,也会欣然接纳诸位同胞?!?br />
      吴明淡淡道。

      “好了!”

      紫冠中年目光深邃如海,看着吴明道,“你既是龙骧使,便不要随便用龙节令威胁同族,否则本院主不介意打扰先圣,你怕是不知道,先圣乃是当年掌令使之一?!?br />
      吴明瞳孔微缩,张嘴就要说话,却被旁边一人抢先。

      “院主见谅,龙骧使到底年轻气盛,不知轻重,受不得被人污蔑之气,还请诸位长老族兄勿要见怪!”

      敖鲁微微欠身道。

      敖宽等人见状,也是拱手一礼,摆明车马的站队吴明,哪怕其中唯一不是这一脉的族老,也同样表态,惹得那一脉主族长老大皱眉头,实在不知道这初来乍到的小子,到底用了什么法子,让这帮老家伙如此不遗余力的支持。

      “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,都到议事堂来吧!”

      紫冠中年威严的扫过周遭,目光所及处,族人无不避让,恭敬俯身,让出了一条通道。

      吴明眯了眯眼,早就从敖鲁等人处知道,此人名曰敖坤,乃是龙圣遗脉第一主族族老,权柄之重,仅弱于六大主族长老联手,实力更是冠绝同阶,族中无一人能够与之抗衡。

      而且,第一主族正是龙圣遗脉中传承最古老,初代生灵的嫡系后裔。

      “这家伙绝对有抗衡,乃至镇压普通半圣的实力,你要小心了,即便是我,也感觉不出此人心绪波动!”

      枯晔提醒道。

      吴明微不可查的点点头,即便枯晔不说,他也会对此人保有十二分的警惕。

      不说防人之心不可无,至少任何一个当权者,都不会任由他人威胁自身权柄,更遑论还是一个外人。

      锦清阴郁的盯了吴明一眼,旋即率众跟上,即便他是金鳞之子,在这里也得听主人家的,可做不到吴明这般肆无忌惮。

      所谓的议事大厅,是一株参天古木的树冠,枝繁叶茂,覆盖了方圆百丈,其上笼罩成一团,内里赫然是一座殿堂般的空间,数十条粗大枝杈组成座椅,不多不少,正好四十九个。

      不同的是,上首有七个,下方四十二个并排分列两边,而敖坤径直落座中间,威严更甚三分。

      “好可怕的威势!”

      吴明见惯了上位者,自身也养成了一定威势,可在敖坤落座的一瞬间,那股恐怖威压直迫心头,令他都不得不微微欠身。

      这是唯有久居上位,执掌生杀大权者,才能养成的气势!

      除了几尊圣者外,吴明所面对的强者中,只有几尊半圣能够比拟,甚至多半稍有不如。

      “锦清贤侄,你可以说了!”

      敖坤冲下方微微颔首。

      吴明眉头一挑,心道坏事。

      果不其然,锦清整了整衣衫,肃然上前,环视一礼道,“诸位族老,在下乃神州龙族一脉,金鳞半圣蛟龙之子,家父如今封圣在即,无暇他顾,但此间之事,小侄已然动用血脉秘术告知,有他老人家从中斡旋,定可让蛮族网开一面,放诸位同族离开?!?br />
      “嘁!”

      伴随着众族老一阵骚动的是,一声极为明显的嗤笑,众老恼火望去,正是出自吴明。

      “议事堂乃本族重地,龙骧使即便身份尊贵,若不言明原委,休怪本长老治你一个轻呼怠慢,目中无人之罪!”

      四族老面色一沉,目露寒芒,他也是之前出言支持锦清的三名族老之一。

      “呵呵,我龙族何曾要向仇人摇尾乞怜,苟求活命了?”

      无视扑面而来的磅礴威压,吴明淡然一笑。

      众人色变,齐齐沉默,罕见的无人驳斥,认真而言,蛮族确实是龙圣遗脉的生死仇敌。

      “哼,那是多少年前的老黄历了,如今都过了两个纪元,更何况,龙族和蛮族也有过合作,如今又有机会联手,重回神州之主的可能,诸位族老切莫因小失大?!?br />
      锦清冷声道。

      “嘿,神州之主?”

      吴明晒然一笑,玩味的看着雷横峰、雷风、孙龙云三人。

      后者面色几经变幻,最终谁也没有说话,只是目光越发阴沉,看向吴明时,杀机迸射,毫不掩饰。

      不难猜测,他们能来到这里,多半是受锦清邀请,目的自然不言而喻。

      “如今蛮族、妖族、人族三分天下,我龙族本就是万界最强智族,何以不能成为神州之主?”

      锦清傲然道。

      “我不知道未来谁会成为神州之主,可也清楚,区区杂鱼是没资格的!”

      吴明不咸不淡道。

      “你……你敢辱及家父?”

      锦清脸色有些挂不住。

      哪怕城府沉稳了许多,可吴明实在太恶毒了,动不动就揭老底打脸,换谁都会翻脸。

      “我呸!”

      吴明狠狠吐了口痰,毫不掩饰鄙夷,“臭鱼烂虾,不过仗着妖术祸乱宫廷,窃居高位,这些年死在你们父子手中的冤魂不计其数,真以为成就了龙体,就能翻身化龙了?杂鱼永远是杂鱼,刮干净了鱼鳞,还是死鱼!”

      “你你……”

      锦清气的面色铁青,浑身哆嗦。

      “够了,还请龙骧使自重身份,这里不是你可以肆意妄为的地方!”

      敖坤蓦然冷喝,威严道,“现在有两条路,一条便是由锦清出面,请其父与蛮族交涉,还我等自由,第二条路,便是找到传说中的出口,脱离苦海,如今诸位族兄都在,本院主提议,发起众议?!?br />
      吴明眉头微皱,眼角余光扫过锦清,发现其目中喜色一闪而逝,正向自己看来,旋即又飞快转开视线。

      “有古怪!”

      不仅是吴明发现了异常,就连几名族老也觉不对劲,更遑论本就心向吴明的敖宽等人了。

      “院主,龙骧使在此,为何不听听他的意见?”

      敖鲁起身道。

      “龙骧使可能安然离开天阙塔,请动龙族救助我等?还是能找到出口,带我等脱离苦海?”

      敖坤淡漠道。

      “不能!”

      吴明的回答,让敖鲁等人面露颓然。

      “既然不能,那便不必多言,众议……”

      敖坤冷漠转开,话未说完,便被打断。

      “本使虽然不能保证安全离开,但可以保证,若你敢与这条杂鱼勾结,欲借离开天阙塔为由,谋害本使,此地将化为齑粉!”

      吴明笑眯眯道。

      “你敢威胁本院主?”

      敖坤豁然变色,以身紫金长袍无风自动,宛若暴怒的巨龙张牙舞爪。

      “吴明,你不是自诩龙族嘛?为了同胞能够安然离开,你为何不大公无私一回,牺牲小我,成全大我!”

      锦清故意大声嚷道。

      最快更新
  • 端午节小长假期间 6.6万人次畅游安新白洋淀景区 2019-05-18
  • 市房管局权威回应成都精装房热点!39家开发企业已被约谈 ——凤凰网房产成都 2019-05-03
  • 无人机近距离观察野象 差点被击落 2019-05-03
  • 网络智库:从东北“人口危机”看山西人口安全 2019-04-27
  • 老人公园弹琴  人民日报记者带你看空袭一日后的大马士革 2019-04-27
  • 女性之声——全国妇联 2019-04-22
  • 端午小长假龙舟赛成亮点 新疆和硕金沙滩景区游客量剧增 2019-04-17
  • 全国森林特色小镇建设开始申报 2019-04-17
  • 不能证明炒民生合法。传销本来就非法。 2019-04-16
  • 任性海雕同滑翔机模型天空竞速 上演“比翼双飞” 2019-04-15
  • 2018暑假去哪里旅游好?暑假国外旅游最佳去处及景点推荐 2019-04-15
  • 港人的养老金从哪儿来?(看香港) 2019-04-14
  • 娱乐--河北频道--人民网 2019-04-12
  • 天津:互联网+政务服务推进放管服改革走向深入 2019-04-11
  • 为什么截留信马克的帖子?这还有摆事实讲道理存在吗? 2019-04-0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