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真实的西南联大生活:抢着读书、打伞睡觉、八百人从军…… 2019-03-22
  • [微笑]因为人的基本需求是存在边际的,不会出现你所谓的无限制消费!比如坐公交,你会因为不要钱就一天到晚呆在公汽上么? 2019-03-22
  • 河北20选5预测 > 都市小说 > 女总裁的专职保镖 > 第3265章 服部天狼的心思

    河北快三走势图: 第3265章 服部天狼的心思

      

      “我希望我们可以谈谈,以最友好的方式!”

      申君笑道,伸出自己的右手。

      这是示好,也是在试探。

      王大东眼神微眯的看着他洁白如玉的手,插在兜里的双手并没有拿出来的意思。

      “申君,直明来意吧?别搞这些虚的?!?br />
      申君收手,脸色依旧和煦,在这冬季里非常的耀眼。

      “好,王大东果然快人快语,我只有一个要求,把我的东西给我,我不招惹你,你也不要惹我!”

      “你的东西?”王大东皱眉,一副不知情的模样。

      “你的什么东西?”

      申君身边的随从见状,立马指着王大东说道:“你不要装傻,摄魂铃明明在你身上?!?br />
      “哼!”王大东杀气腾腾的扫了他一眼,冷哼道:“我不喜欢别人在我说话的时候插嘴!”

      申君抬手,示意随从不要多嘴。

      “你说吧,要什么条件!”

      王大东嘴角微微上扬,道:“我要进酆都!”

      “休想!”

      申君还未说话,他的随从就先说话了。

      王大东呵呵一声,当着申君的面就是一个大耳刮子打了过去。

      申君额前的头发飞起,只看见一个黑影闪过。

      “??!”他身边的那个随从登时惨叫一声斜飞出去,在地上滚了几个跟头趴在了对面路边的绿化旁。

      申君的眼皮微微跳动,脸上露出一丝不悦。

      王大东当着他的面打人,明显就是不把他放在眼里,是在赤果果的打他的脸。

      “想要进酆都,那个地方只有死人能进?!?br />
      申君冷冰冰的说道,眼睛微眯,打量着王大东。

      “你……还想去吗?”

      “那你请回吧!我忽然觉得那东西还不错,挂在手上当饰品挺不错的?!?br />
      “你……”申君一只眼角抽搐,面带怒色,“王大东,你不要得寸进尺,我好言好语相劝,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?!?br />
      “我提过要求了,你不答应,那这事情就没法谈?!?br />
      王大东面色依旧平静的说道。

      “酆都你不能进,你可以换其他要求!”

      王大东点头,想了一下,嘴上挂着浅笑。

      申君心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觉得王大东要狮子大开口。

      他看了看自己那半死不活的随从,心中暗恨。

      王大东说道:“那我要你酆都的御鬼之术《百夜鬼经》,这个要求不过分吧!”

      申君顿时脸色巨变,严厉的拒绝道:“不可能!《百夜鬼经》乃酆都至高宝典,乃酆都不传之密,岂能传给外人?!?br />
      他神情激动,眼睛都红了。

      “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,你到底有没有诚意?!?br />
      王大东不耐道,眉头高高挑起,怒气冲冲。

      “王大东,你不要逼我动用武力?!鄙昃帕乘档?,脖子都气粗了。

      “我难道会怕你不成!”王大东挑眉,不屑一顾。

      他王大东的字典里面可没有怕这个字。

      “好!”

      申君梗着脖子说道,拂袖离开,连他的随从都不管了。

      王大东看着申君的背影。

      他对申君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。

      他很理智,就算是多次被王大东激怒,他也忍住了,这证明他不是一个急性子,很沉得住气。

      “这样的人是野兽,得关在笼子里面??!”

      王大东心中腹诽一声,转身回屋。

      摄魂铃看起来对申君很重要,要不然他也不会大老远的登门,而且被激怒了,也只是口头威胁一下。

      “这个人是毒蛇!”

      王大东想着说道,将那摄魂铃挂了手上。

      这摄魂铃他虽然用不了,但也是一件难得的宝贝,而且看申君的模样,摄魂铃对他非常的重要。

      王大东就是想用此做筹码逼申君妥协。

      他并不怕申君,因为申君硬打打不过他,只是有些惧怕他神鬼莫测的御鬼之术。

      酆都历来都是鬼怪聚集之地,鱼龙混杂,

      御鬼之术更是千奇百怪,让人防不胜防。

      王大东呆在家中的时候。

      另一边,申君却和另一个人在一家优雅的酒店之中碰头。

      “你是何人?”

      申君没有坐下,而是目光灼灼的看着眼前的一个带着眼睛的青年。

      这个青年身后站着一个身体佝偻秃了顶的老者。

      这个老者闻言,浑浊的眼睛笑呵呵的说道:“这位是东阴服部家的公子,也是未来服部家的继承人服部天狼?!?br />
      “噢,原来是东阴鬼子!”

      申君轻蔑的看着服部天狼说道。

      老者面带怒色的呵斥道:“放肆!”

      服部天狼抬手,他便没有多说。

      服部天狼依旧面带微笑,看不出生气的模样。

      “申君不要动气,我找你是想和你商量一点事,并无恶意?!?br />
      “什么事?”申君淡淡道,显得有些慵懒。

      这是什么态度!

      秃顶老者肺都要气炸了。

      “一件双赢的好事!”服部天狼指了指自己对面的座位,示意申君。

      申君很自然的坐下。

      “申君和王大东有仇?”

      “这和你有什么关系!”

      “呵呵,我想说我们可以联手,各取所需?!?br />
      “就这样吗?”申君直接起身,脸色逐渐失去了耐心。

      “如果只有这样的话,我就先走了!”

      申君说完径直起身,拍了拍衣服,准备离开。

      服部天狼眼眸纯净的看着他离背影。

      他身边的老者说道:“少主,要不要老奴去把他这样?!?br />
      他说着,手上做出抹脖子的动作!

      服部天狼摇头,道:“此人背后的势力不简单,一口气拿不下,慢慢来吧!”

      “洪门那边怎么样了!”

      “已经动身了!”

      “恩,沉寂这么久了,也该出来亮亮相了!”

      服部天狼推着眼镜说道。

      “走,我们去东南,去形意拳?!?br />
      “对了,少主,金陵陆家好像和王大东也有过节!”

      服部天狼眼眸闪过一丝精光。

      “慢慢来,不急,我们有大把的时间安排!”

      秃顶老者恭敬的在一旁点头。

      正当服部天狼四处奔走的时候,他还在为炼化鲲鹏内丹而烦恼。

      没错,鲲鹏内丹炼化了这么久,终于遇见了瓶颈,越到后面,根本就炼化不了。

      王大东坐在圣龙池旁边,手中拿着一个水蓝色的小球发呆。

      这小球正是那鲲鹏内丹,炼化了表面一层后就变成了这样。


      最快更新
  • 真实的西南联大生活:抢着读书、打伞睡觉、八百人从军…… 2019-03-22
  • [微笑]因为人的基本需求是存在边际的,不会出现你所谓的无限制消费!比如坐公交,你会因为不要钱就一天到晚呆在公汽上么? 2019-03-22